海棠财经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科技

二股东屡惹事 西藏发展受牵连业绩下滑

时间:2021-09-30 来源网站:海棠财经网

二股东屡惹事 西藏发展受牵连业绩下滑

【首届港股金狮奖评选投票ing 1000家上市公司激烈角逐】雷军、马明哲、王兴等知名企业家激烈角逐,谁将脱颖而出?小米、美团、中国银行、银河娱乐、比亚迪等明星企业争相斗艳,孰将傲视群芳?年度最佳港股企业等你来选!

业内人士指出,天易隆兴非但没有帮助西藏发展在啤酒市场进一步拓展,反而使其屡受牵连。一旦西藏发展在上述纠纷中被判承担责任,其主要子公司拉萨啤酒的现金流可能出现大幅度下滑,西藏发展或迎来上市以来最艰难时期。

11月15日晚,西藏银河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西藏发展”)发布公告称,因对四川汶锦贸易有限公司的1.5亿元借款逾期未还,西藏发展与其第二大股东天易隆兴投资有限公司被提请仲裁。借款显示天易隆兴为西藏发展提供了担保,但西藏发展表示董事会对该事项并未知情,称“天易隆兴滥用股东权利,损害公司利益,公司已报案并对天易隆兴追偿。”

而此前公告显示,西藏发展曾多次卷入天易隆兴的担保事件。2016年5月,国投泰康信托向天易隆兴发放4.5亿元贷款,后者以持有的西藏发展全部股份及孳息提供质押担保。2017年9月18日,西藏发展向国投泰康信托出具承诺函进行担保。

2016年11月,星恒动影从国投泰康信托贷款2.5亿元,天易隆兴、深圳隆徽新能源投资合伙企业分别承诺对星恒动影《信托贷款合同》项下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。2017年6月27日,西藏发展向国投泰康信托出具承诺函,对星恒动影进行担保。

在上述3项担保事件中,西藏发展和天易隆兴均因贷款方在合同履行期内未支付利息、违约金以及到期未还款,而被国投泰康信托告上法庭请求赔付,共涉及贷款担保金额10.2亿元。然而西藏发展却表示,公司董事会、股东大会从未审议批准对外提供担保的任何承诺函,承诺函上加盖的印章与公司印章不符,已向拉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报案,目前案件已受理。

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,西藏发展除非证明担保事件中使用的是“萝卜章”,否则无法自证上市公司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彼此完全没有关联。如果不能自证,说明上市公司与大股东之间没有做到彼此独立运营,上市公司恐成为大股东的“提款机”,这些担保风险将转嫁给全体股东。

公开资料显示,西藏发展1997年上市,主要营收来自旗下拉萨啤酒。2016年6月,西藏发展原控股股东光大金联与天易隆兴签署股份转让协议,天易隆兴短暂成为西藏发展控股股东(后被“举牌”成为第二大股东),西藏发展由此也陷入种种麻烦。

根据当时披露的交易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,天易隆兴受让西藏发展2809.96万股股份的对应价格为7亿元,高于当日的二级市场价格约3亿元。彼时,天易隆兴成立时间还不足一年,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。2016年6月6日,深交所对此次交易下发问询函,要求西藏发展补充说明天易隆兴受让股份所需资金金额及来源、天易隆兴是否具有与本次转让所需资金相称的履约能力。

天眼查信息还显示,受西藏发展与天易隆兴担保的隆徽新能源,储小晗是该公司原始合伙人。2015年11月8日,储小晗将所持隆徽新能源股权出售给自然人关玉庭和李雪娇,而关玉庭也在储小晗旗下的三洲隆徽实业有限公司担任董事。关玉庭还曾在李雪娇旗下的华瑞凯富投资有限公司担任法人,而该公司对储小晗旗下的四川三洲特种钢管有限公司进行过投资。此外,天易隆兴与西藏发展的法人代表均为王承波,而关玉庭与王承波是合作伙伴关系。

2018年半年报显示,西藏发展营收近100%来自旗下拉萨啤酒。拉萨啤酒前身始建于1988年,当时是西藏全区唯一的啤酒生产厂家。2009年,一家名为Wilton Pacific Limited的公司以新增10万吨啤酒所需有效资产出资,与西藏发展组建合资企业“西藏拉萨啤酒有限公司”,即现在的拉萨啤酒,双方各占50%权益。合资企业成立且改扩建完成后,嘉士伯以受让Wilton全部所持股权的形式正式进入拉萨啤酒。

嘉士伯入股后,受啤酒市场格局和竞争加剧影响,拉萨啤酒营收从2012年的4.7亿元逐年下滑到2016年的3.57亿元,净利也在2013年暴涨后逐年下降到2017年的797万元。在此期间,嘉士伯萌生了退意。2016年12月,西藏发展宣布嘉士伯国际有限公司拟将其持有的拉萨啤酒50%股权以4.2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深圳市金脉青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。不过截至目前,拉萨啤酒两大股东仍是西藏发展与嘉士伯,上述交易并未实际发生。